来日方长

bg/bl/gl 都吃
CP绝对不逆
本命CP不拆,拆只能接受轻微(拥抱为止!!

目前待的坑↴
凹凸世界:安雷/瑞嘉金
Idolish7:一织陆/环壮/乐纺/all陆
盗墓笔记:瓶邪/黑花

⚠此人三观不正,fo前请三思

佛系辣鸡文手认识一下?(*゚∀゚)

本來想著七月前趕緊更新的
沒想到下班後已經累成一灘史萊姆了... ...

好吧,咕咕就咕咕!

大不了我七月多寫一點(雖然不太可能

想像總是美好的
現實卻是骨感的

說起來明天還要打工呢(突然驚醒( ゚д゚)

終於有工讀的面試了( ;∀;)
感覺特別開心
可是一想到我讀不完的期末...
溝通障礙聽力學聽語神經學生物統計語音學外加通識...
突然人生失去希望
(然而這麼說著我依然在滑著lof
(想給自己點一首涼涼

看到首頁上太太們的哀嚎
突然覺得沒有更新LOF是好事

我就想發發廢文而已(・∀・)

等我考完试就更文!
... ...
如果没有忘记的话(´・ω・`)

[一织陆]Side by Side

#

这是个坑

能不能写完我自己都不知道

有些狗血成分存在

请自行斟酌观看

*

当回过神时便发现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

与以往不同的视角看着这空白又陌生的世界,我感到非常的无所适从。即使呼喊着也没有人能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这是现实吗?还是,只是就像人们深夜中会浮现的众多梦魇的其中之一而已?而我只是在做着如此真实的噩梦。

不要、好可怕… …谁来救救我… …

拜托了… …谁能…注意到我… …

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拜托… …

我不要…一个人… …

 

只少年一人存在的空房间内,回荡着无声又孤独的吶喊。

 

Chap 1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今年的樱花开得特别漂亮,尤其是开在河道旁的,只需风轻轻一吹便会带下些许的花瓣落在河面上泛起微小的涟漪,自行车匆匆骑过河堤时偶尔也会带起少许的花瓣飞扬。

这种美景真的是不管看几年都不会腻呢。

和泉一织在心中感叹道。

今年是他从perfect高中生毕业的日子,喔,当然不是说他再也不perfect了,只是他即将要从perfect高中生升级成perfect大学生了。

是的,还是一如既往的perfect。

就算升上了几乎大多数人都认为就是该好好享乐玩耍的大学阶段,和泉一织仍然坚定着自己无论何时都该保持perfect且cool and sharp的原则。

谈恋爱肝游戏夜生活?不好意思,全都与我无关。

并且他认为,作为一个大学生的本分应该就是要好好听课、赚学分、写报告、并且提前规划好往后四年的学业生涯,包括实习和毕业论文。

大概这就是为甚么这人长得帅气、各方面优异、性格… …先不提,还总是有女孩送情书、送巧克力、送便当,各种的献殷勤,却依然单身到现在18年。

别说女朋友了,连男朋友都没有!

今天的和泉三月依旧很担心自家弟弟的未来。

话题扯远了。

总之,要进入大学生活的和泉一织没有选择按照新生的惯例搬进学生宿舍,他打算在学校附近租一间公寓套房,美其名曰,独立。

但坦白来讲,他就只是嫌弃和其他不认识的人同住一间宿舍而已。反正学校方面也不是强硬规定新生要住宿。

前几日他经由自家兄长介绍的一位友人找到了一间租金不贵、空间格局不错而且似乎是刚建好一年不到的新公寓,重点是那栋公寓离自己就读的学校很近,那附近的生活机能也不错。

所有的条件都令人很心动,但是和泉一织还是想亲自去看看是否真的有这么好。

而他和哥哥介绍的那位友人就约在那栋公寓的管理室前见面,在那之前哥哥有给他看过对方的照片了。

没多久,他看到从公寓内走出一个男人,和印象中照片上的人长得很像,

「请问您是二阶堂大和先生吗?」

「你就是和泉三月的弟弟,和泉一織嗎?」

看到他點頭後,對方露出親切的笑容向他打招呼:「你好啊!不知道ミツ那傢伙有沒有和你提過我,總之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二階堂大和。」

「和泉一织,请多指教。」

他回握对方伸出来的手并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

「哥哥有和我提过您几次,说是一起喝酒的朋友。」

「是吗,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イチ你是要讀J大所以才打算找這附近的房子吧?」

「是的。」

「那么这间套房我想的确挺适合你的!」

两人一边谈着一边走进公寓的电梯。

聽二階堂さん所述,他並不是這間房子的房東的樣子?

只是之前住在這間房子的住戶因為一些原因必須搬出去,在匆忙的情況下不得以只好託交情好的二階堂さん幫忙處理房子的問題。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イチ你要來租房子可真是幫了我大忙!」

和泉一织完全听不出来到底哪里帮了大忙。

话说这种有签保证书的流程的问题是能这么简单就解决的吗???

「嘛!总之先进去看一下屋子内部的情况吧!虽然哥哥我是非常相信九条那家伙对于整洁的挑剔程度啦… …」

「嗯?」

「不,没什么!赶快进去看看吧。」

收回疑惑的视线,和泉一织接过递来的钥匙打开门锁。

房门打开的那一刻,一抹鲜红突兀的映入眼帘。

那是如同火焰一般炽热、又如同蔷薇一般张扬得美丽的红色。

本该空荡的房间却在正中央站着一名红发的少年,少年的身影向着光并且背对和泉一织,他无法看到少年的容貌。

少年的身影只维持了几秒,就在和泉一织眨眼又睁开的瞬间过后便消失了。

刚刚那是… …什么?幻觉?

「イチ?怎麼了嗎?」

二階堂大和見他突然愣在原地,疑惑地也朝裡頭望了望:
「不會是看到G了吧?不可能啊,畢竟九條那傢伙… …这不是甚么都没有嘛!」

对,甚么都没有。和泉一织望着空荡荡的房间默默地重复了一遍。

可是刚刚那个”幻觉”却真实到令他不禁屏住呼吸,然后呆呆的楞在原地。

「不,没事。… …我只是有点惊讶而以。虽说是住不到一年的新屋,上一位房客整理得还真是干净。」

顿了顿,又重复了一遍:「我只是对于这件事有点惊讶罢了。」

碎碎念

我觉得我现在处于一个黑洞时期(好吧也许一直都这样
有梗有设定有大纲有剧情
甚至连开头过程结尾都有
就是拿不起笔也开不了电脑
我觉得不行
非常的不行
我好想写安雷一织陆轰出瓶邪周叶
甚至我还想写原创的。゚(゚´Д`゚)゚。
可我就是没!动!力!!!

【原创】The beautiful flower(短文)

猛然想起自己有好一阵子不更新了

虽然考试前有堆积整整一大叠的安雷草稿

但是掉入新坑之后全都咕咕咕了嘿嘿(心虚笑

如果是因为安雷才关注我这辣鸡文手的还是趁早取关吧

我大概要成佛系文手了(随缘更文)

这一篇是个毫无格式可言的突发奇想小短文

开心看就行了↓

在一片草地上单独盛开着一朵十分漂亮的花

花朵十分的美丽

蝴蝶们说花朵的颜色比他们的翅膀更加美艳

蜜蜂们说花朵的花蜜比其他花都要更加甜美

太阳不忍晒伤他

云朵不忍遮挡他

风儿不忍吹歪他

雨水不忍淋湿他

虫儿不忍啃咬他

连路过的人们也不忍踩坏了他周围的草皮

更没有人忍心将他从大地的怀抱中拔起

然而唯独时间并不欣赏花朵的美

时间不停的在流逝

花朵也在日渐枯萎

他感受着自己正不断接近死亡

他好害怕又好孤单

蝴蝶和蜜蜂因为不忍采摘他的花蜜而远离

太阳和云朵和风儿还有雨水也不再出现

连虫儿也不再他的脚边爬过甚至飞过

这一大片的草地只有他一朵花

没有人能陪他聊天或是互相欣赏

即使自己眼前的风景是如此百般无聊

然而连分享这么无聊的风景的朋友都没有

现在自已就快要枯萎了

花朵终于再也受不了的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这时却有一个人类走到了花朵旁

他问:花朵啊你为甚么哭得这么伤心呢?明明你这么美丽

花朵生气的反驳:不!我一点也不美丽!

这里这么宽广却从来只有我一朵花在这里

没有任何可以聊天的对象或朋友!

而现在我就快要枯萎了!

人类皱起眉头想了想

他说那么他来当花朵的朋友吧

在花朵枯萎之前他会在这里陪着花朵

还会和花朵一起聊天一起玩

花朵听了很开心

于是花朵拥有了他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朋友

一个人类和一朵花在这片草地上

他们尽情地聊天聊到夜晚

人类为花朵浇水还有说故事

花朵给人类品尝自己的花蜜

他们为对方做自己所能做的任何事

花朵和人类也更加了解了对方

太阳从地平线那端缓缓升起

阳光照在了人类的身上

啊 早上了

花朵说道

我也该要枯萎了呢

听到花朵的话人类难过地问道真的要离开了吗

我们明明才刚刚认识对方

我也才刚刚喜欢上你而已

花朵却开心地笑了

他说能认识到人类很开心也很幸福

在枯萎前能拥有朋友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他也不再孤单了也不害怕死亡了

花朵朝人类露出了最为灿烂的笑容后便枯萎了

花朵枯萎后人类还是不断的呼喊着花朵

眼泪不断的从人类的脸颊滴落入土地中

人类伤心地不停哭着

这时从远处跳来了一只兔子

兔子问人类为甚么哭得这么伤心呢

人类回:我的朋友死了

接着兔子说那么我们来当朋友吧

有了朋友后一定就不会感到伤心了

人类问:真的吗

兔子笑了笑答:一定的!

于是人类和兔子成为了朋友

这游戏的SSR掉落率真感人( ;∀;)

虽然没人看但还是说一下
最近沉迷学习可能连一个月一更都会忘记
所以请不要大意的激情取关我吧!!!!!!
老实说我以这种文笔和更新速度
有10fo我都觉得惊恐( ゚д゚)

我还特意挑在愚人节隔天发这篇
认真度是MAX!

[安雷]夜 (短文)

又是一篇沙雕短文

大家都在正经地应付国文考试

好好的一篇摹写作文却被我写成小说

还如此沙雕

我有罪我去面壁

p.s:已经请外援的校阅小天使看过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吧?




这几天心里总是不太平静,像是在汪洋的大海中浮沉,分不清哪边是往海面哪边是往海底的更深处。一片黑暗中甚是一丝光线也透不进,这里除了自己以外甚么都没有。彷佛又回到了那一天。

也许心境使然又或是今夜的氛围给人过于怀念的感觉,我难得的想回忆你我之间的那些过往。

穿过了长廊,我终于又重新站在这扇曾经再熟悉不过的房门前,收拾好杂乱不堪的情绪后我打开了房门,只需一眼就能尽收入眼底的小房间,我却觉得花费了极大的力气。每个物品都还是如当年一样摆放着,衣柜上还挂着你最钟爱的那套帽衫,好像明天你又会穿着它同我说笑似的。大概是许久没进来打扫而堆积了太多的灰尘,我的双眼逐渐感到刺痛... ...不,我想一定就是灰尘的关系,一定是的。

离开了你的房间,我又来到了房子后方的花园,从这里能清楚看到你的房间呢。

花园里头全是我亲手种下的紫罗兰,那抹紫像极了你,美得让人着迷、沉醉其中,却也令人心痛。尤其是当花朵凋零的时刻到来,那种痛楚简直是刻在灵魂上一般的疼。

今晚是满月,朦胧的月光洒在这片花田上,也洒在我的身上。

微光虽然能使人不在黑暗中迷路,却始终无法点亮任何一盏灯火。

时间过了太久,久到我已经遗忘了。不过,我想我是孤独又寂寞的,生理和心理层面上的。

我转动开始有些酸疼的脖颈,望向花田正中央的一块石碑,晚安两字被我轻轻道出。

「今夜的月色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