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日方长

bg/bl/gl 都吃
CP绝对不逆
本命CP不拆,拆只能接受轻微(拥抱为止!!

目前待的坑↴
凹凸世界:安雷/瑞嘉金
Idolish7:一织陆/环壮/乐纺/all陆
盗墓笔记:瓶邪/黑花

⚠此人三观不正,fo前请三思

佛系辣鸡文手认识一下?(*゚∀゚)

[一织陆]Side by Side

#

这是个坑

能不能写完我自己都不知道

有些狗血成分存在

请自行斟酌观看

*

当回过神时便发现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

与以往不同的视角看着这空白又陌生的世界,我感到非常的无所适从。即使呼喊着也没有人能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这是现实吗?还是,只是就像人们深夜中会浮现的众多梦魇的其中之一而已?而我只是在做着如此真实的噩梦。

不要、好可怕… …谁来救救我… …

拜托了… …谁能…注意到我… …

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拜托… …

我不要…一个人… …

 

只少年一人存在的空房间内,回荡着无声又孤独的吶喊。

 

Chap 1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今年的樱花开得特别漂亮,尤其是开在河道旁的,只需风轻轻一吹便会带下些许的花瓣落在河面上泛起微小的涟漪,自行车匆匆骑过河堤时偶尔也会带起少许的花瓣飞扬。

这种美景真的是不管看几年都不会腻呢。

和泉一织在心中感叹道。

今年是他从perfect高中生毕业的日子,喔,当然不是说他再也不perfect了,只是他即将要从perfect高中生升级成perfect大学生了。

是的,还是一如既往的perfect。

就算升上了几乎大多数人都认为就是该好好享乐玩耍的大学阶段,和泉一织仍然坚定着自己无论何时都该保持perfect且cool and sharp的原则。

谈恋爱肝游戏夜生活?不好意思,全都与我无关。

并且他认为,作为一个大学生的本分应该就是要好好听课、赚学分、写报告、并且提前规划好往后四年的学业生涯,包括实习和毕业论文。

大概这就是为甚么这人长得帅气、各方面优异、性格… …先不提,还总是有女孩送情书、送巧克力、送便当,各种的献殷勤,却依然单身到现在18年。

别说女朋友了,连男朋友都没有!

今天的和泉三月依旧很担心自家弟弟的未来。

话题扯远了。

总之,要进入大学生活的和泉一织没有选择按照新生的惯例搬进学生宿舍,他打算在学校附近租一间公寓套房,美其名曰,独立。

但坦白来讲,他就只是嫌弃和其他不认识的人同住一间宿舍而已。反正学校方面也不是强硬规定新生要住宿。

前几日他经由自家兄长介绍的一位友人找到了一间租金不贵、空间格局不错而且似乎是刚建好一年不到的新公寓,重点是那栋公寓离自己就读的学校很近,那附近的生活机能也不错。

所有的条件都令人很心动,但是和泉一织还是想亲自去看看是否真的有这么好。

而他和哥哥介绍的那位友人就约在那栋公寓的管理室前见面,在那之前哥哥有给他看过对方的照片了。

没多久,他看到从公寓内走出一个男人,和印象中照片上的人长得很像,

「请问您是二阶堂大和先生吗?」

「你就是和泉三月的弟弟,和泉一織嗎?」

看到他點頭後,對方露出親切的笑容向他打招呼:「你好啊!不知道ミツ那傢伙有沒有和你提過我,總之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二階堂大和。」

「和泉一织,请多指教。」

他回握对方伸出来的手并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

「哥哥有和我提过您几次,说是一起喝酒的朋友。」

「是吗,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イチ你是要讀J大所以才打算找這附近的房子吧?」

「是的。」

「那么这间套房我想的确挺适合你的!」

两人一边谈着一边走进公寓的电梯。

聽二階堂さん所述,他並不是這間房子的房東的樣子?

只是之前住在這間房子的住戶因為一些原因必須搬出去,在匆忙的情況下不得以只好託交情好的二階堂さん幫忙處理房子的問題。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イチ你要來租房子可真是幫了我大忙!」

和泉一织完全听不出来到底哪里帮了大忙。

话说这种有签保证书的流程的问题是能这么简单就解决的吗???

「嘛!总之先进去看一下屋子内部的情况吧!虽然哥哥我是非常相信九条那家伙对于整洁的挑剔程度啦… …」

「嗯?」

「不,没什么!赶快进去看看吧。」

收回疑惑的视线,和泉一织接过递来的钥匙打开门锁。

房门打开的那一刻,一抹鲜红突兀的映入眼帘。

那是如同火焰一般炽热、又如同蔷薇一般张扬得美丽的红色。

本该空荡的房间却在正中央站着一名红发的少年,少年的身影向着光并且背对和泉一织,他无法看到少年的容貌。

少年的身影只维持了几秒,就在和泉一织眨眼又睁开的瞬间过后便消失了。

刚刚那是… …什么?幻觉?

「イチ?怎麼了嗎?」

二階堂大和見他突然愣在原地,疑惑地也朝裡頭望了望:
「不會是看到G了吧?不可能啊,畢竟九條那傢伙… …这不是甚么都没有嘛!」

对,甚么都没有。和泉一织望着空荡荡的房间默默地重复了一遍。

可是刚刚那个”幻觉”却真实到令他不禁屏住呼吸,然后呆呆的楞在原地。

「不,没事。… …我只是有点惊讶而以。虽说是住不到一年的新屋,上一位房客整理得还真是干净。」

顿了顿,又重复了一遍:「我只是对于这件事有点惊讶罢了。」

评论(7)

热度(37)